言情閣 > 最佳詞作 > 第三百五十章 風暴起

第三百五十章 風暴起

一秒記住【筆♂趣÷樂 www.zhaozhengjun.cn】,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!

    一路上手機響個不停,夏樂沒有接,也不許夏瑩瑩動,這種時候她們任何一點多余的舉動都有可能引來承擔不起的后果,她非常清楚。

    “對不起,小樂,媽媽大意了。”

    夏樂搖搖頭,媽媽是軍屬,爸爸不在這些年他的戰友并沒有忘了她,只要休假肯定會過來探望,平時年節的問候也沒少過,把過來找女兒的戰友家人帶過來是她將心比心之下會做的決定。

    這些人來者不善,不是以這種方式也會以別的方式來找她,她并不覺得媽媽有什么錯,她不滿的,是她的身手退化得太厲害了,反應太慢沒有拉住人才會害媽媽受傷。

    在警備車旁停下,夏樂將媽媽放下和*交涉,“這事和我媽我妹沒有關系,能不能讓她們先離開?”

    “媽不走。”邱凝溫柔但堅定的駁回了女兒的決定,“小樂,媽要看著你才能放心。”

    “姐,我也跟著你。”

    邱凝扶著侄女的手先行上了警備車,夏樂只好跟了上去,一家三口主動得讓特警都有點崩不住想樂,將另外兩個還在喊疼的人推上了車。

    鄭輝摸著肋骨臉色慘白,滿頭滿臉的汗,“*同志,快送我去醫院,我骨頭肯定斷了,太疼了。”

    “對對對,我骨頭肯定也斷了,*同志,你們一定要重判夏樂!”鄭輝惡狠狠的看著夏樂,挑釁的樣子讓夏樂心下生疑,他們的底氣來自哪里?

    *也看出他們是真疼,“先送你們去醫院,*局就在那旁邊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眼看著車門就要關上,夏樂語氣淡淡的提醒,“鄭輝,你們是不是忘了個人。”

    兄弟倆人對望一眼,得,真忘了,“那個,我媽是不是在后邊跟著?”

    *在幾個人之間看了幾圈,覺得挺有意思,挨了揍的人不記得的親娘揍人的記得,這都什么亂七八糟的關系,用對講機和還留在原地的同事聯系確定人在那,車子甩下一眾跟拍的人駛向局里。

    鄭輝吸著氣一聲聲喊著疼,夏樂坐得板正,雙手放在膝蓋上半握成拳,她在想很多事,可是又好像什么都沒有過腦子。

    “*同志,我可不可以打個電話?”邱凝覆住女兒冰涼的手自責又心疼,她這哪里是給小樂驚喜,分明是給人災禍。

    “您并沒有被羈押。”

    邱凝朝回話的人感激的笑笑,從通訊錄里翻出寧醫生的手機號碼就要打出去,夏樂按住了。

    “小樂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

    “小樂,聽話,心理醫生的介入會讓你沒那么吃力。”

    *聞言看了過來。

    夏樂仍然搖頭,并且拿走了媽媽的手機按掉,“寧醫生說我的情況已經穩定了,沒事。”

    “小樂!”邱凝眼淚都快下來了,將小樂推到現在這個境地,她簡直沒法原諒自己。

    夏樂回頭,“瑩瑩,打電話給齊蘭姐,在情況沒有明了之前公司不要做任何回應。”

    夏瑩瑩看著微博首頁上掛著的三個和姐有關的熱搜,深吸一口氣壓下心底的澀意用力點頭,接通了一直在響的電話。

    “齊蘭姐,我姐說公司先不要做任何回應。”

    齊蘭都快急瘋了,老板在飛機上手機打不通,打小樂的電話又死活不接,只看那些視頻就知道事情不會小,再有人攪渾水這事情熱度根本壓不下來。

    “小樂在你身邊嗎?你給她接電話。”

    夏樂搖頭,她不壞規矩。

    “我姐不方便說話。”夏瑩瑩喉嚨哽得難受,用力吞了口唾沫下去擠開,“齊蘭姐,你知道我姐什么性格的,你聯系唐律師讓他過來一趟城西*局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齊蘭吐出一口長氣,“我馬上通知唐潛,你照看好小樂。”

    “恩。”夏瑩瑩沒有說更多,利落的掛了電話,抬頭對上一個*的視線,她也揚起嘴角笑了笑,鎮定得不像個還沒畢業的大學生。

    車停下,*帶著夏樂下車,邱凝和夏瑩瑩主動跟了下去,*要帶她一起過去醫院她也只是搖搖頭,緊跟在女兒身邊,夏樂看了看干涸的傷口無聲的背起了媽媽。

    但是問訊室只有夏樂能進去,兩人就在門口等著,寸步不離。

    夏樂坐在椅子里回答了基本問訊,態度良好,*抬頭看了眼這個和電視里區別并不大的明星,“為什么會動手?”

    “我媽受傷了,他們擋住我,我沒控制住力氣。”

    “他們和你什么關系?為什么要擋住你?”

    夏樂沉默了一下,“他們是我戰友的家人,當時正在質問我為什么不給他們錢。”

    “你欠他們錢?”

    “沒有。”

    坐在中間的*挑眉,“他們為什么找你要錢?”

    夏樂又沉默了片刻,“能將我的包給我嗎?”

    *挺好說話,讓旁邊做記錄的*將她的包給她。

    夏樂從包里找出紅色的本子遞過去,女*接過來一愣,連忙拿回去給兩位前輩看。

    “你是退役軍人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坐在中間的是個老*,前后一聯想就明白她那個戰友的家人是什么意思了,他身體前傾向她確認,“你在照看戰友的家人?”

    夏樂應不下這句話,她確實有義務照看鄒新的家人,可她揍了他們。

    老*自然也想到了,拿起她的證件起身,“我需要核實一下。”

    夏樂恩了一聲,并不抵觸,端端正正坐在那里等結果,無論前因是什么她都動了手,被抓沒有冤枉她。

    大概十分鐘后*回來了,“你的身份確認了,也看了當時的監控錄像,他們推搡你在前,你防衛過當在后,接下來就等他們的驗傷報告了,如果是輕微傷我建議你們私了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對方不同意私了呢?”

    “那你就麻煩了。”老*親自把退伍證還給她,意味深長的道:“為了將來著想,就算眼下吃點虧也要讓對方同意和解,檔案上留下污點對你沒好處。”

    夏樂當然知道無論從哪方面來說留下污點對她都不利,首先要受到波及的就是她那個還沒有出道的樂隊。
欧洲菠菜网站排名 扎赉特旗| 赤城县| 镇巴县| 上栗县| 长顺县| 北川| 安徽省| 安丘市| 子洲县| 永和县| 常山县| 保靖县| 汾西县| 莱芜市| 甘孜| 湟源县| 滨州市| 新泰市| 浦东新区| 蕲春县| 准格尔旗| 富顺县| 博野县| 蒙山县| 突泉县| 邳州市| 开原市| 苍梧县| 鹤庆县| 城固县| 紫云| 临洮县| 武义县| 乳山市| 长武县| 富裕县| 灵寿县| 武隆县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