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情閣 > 電影世界的無限戰爭 > 第1068章 煙花

第1068章 煙花

一秒記住【筆♂趣÷樂 www.zhaozhengjun.cn】,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!

    (后面的重復了,明天再看吧)

    山洞中一直縈繞著暖色的光芒,并不刺眼,提供的光亮和早晨的光芒類似。

    借著這樣的光亮,琴盤腿依靠著巖壁坐著,腿上放著厚厚的一本《夢的解析》在翻閱,好一會之后,沒有抬頭,說道:“我覺得我可以再次做夢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看著山洞外面發呆的葉千狐回過神,轉身看向琴,“為什么這樣覺得?”

    琴合攏腿上的大部頭,說道:“我想,我已經可以應付可能出現的噩夢。你說過,我在噩夢的時候對外界的破壞根源在于我沒辦法控制自己的力量,我想我現在已經可以控制,即便是在夢中。”

    “其實我們這類人的夢境并不一定那么有趣,因為當你的控制力真的可以做到這樣的時候,也就意味著你在夢中非常清醒,確實,在這樣的夢境,我們想要的一切都可以做到,但我們知道這些都是假的。”

    葉千狐說道:“但在我看來,夢境最有趣的地方應當是他的不確定性,源自我們潛意識的映射,讓我們自己都沒有辦法控制,可惜,我們太清醒了。”

    “有辦法解決這個問題嗎?”琴·格蕾抬起腦袋,“我是說,讓自己不是那么清醒。”

    “當然有辦法,自我壓制控制力,適當放縱自己”,葉千狐說道,“但這里有一個問題,因為有足夠強的控制力,我們在夢境中的思想波動不會傷害到外界,可也讓我們的夢境變得無趣。想要回到不受控制的夢境,就要削弱自己的控制。”

    琴·格蕾有些明白他的意思,“然后就會變得不穩定對嗎,關鍵還是在于兩者的平衡,按照你之前說過的一些事情,把握這種平衡,也就意味著對自身的控制足夠強大。”

    葉千狐來到琴身邊,半蹲下身體,讓視線和琴平齊,說道:“就是這樣了,如果你已經有了控制力,我可以對你的精神世界修改一下,讓你想要做夢的時候可以主觀繞開精神世界。”

    “但問題是,你現在真的可以做到嗎?”

    說話間,葉千狐伸手放在琴臉側,食指和中指落在太陽穴位置。

    琴將手掌覆蓋在葉千狐手背,主動配合著他的思維進入自己的意識之中。

    進入琴最深的意識,其實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情,因為在那里,待著一只鳳凰!

    剛剛進入到琴的意識之中,葉千狐便感覺到了那種熾熱感,源自精神層面的熾熱感,如同一團最純粹的火焰,想要把所有的一切統統燃盡。

    一股特殊的風暴在這里肆虐,祖峰風暴的每一個粒子都是比血液更加鮮艷的紅色,而這些,便代表了鳳凰之力在琴意識中的形態,并不是一個鳳凰的形狀。

    鳳凰之力的形態,或者說外在形態,完全是被人為賦予的,鳳凰的形象來自于他人的認知,而當琴在葉千狐幫助下認識到鳳凰之力的本質之中,原本應該以鳳凰的形態展現自身的力量,偏偏在她的意識中失去了這種形態,而是回歸根源的力量本身,然后任意被琴的想法塑造成想要的形態。

    而這種力量殺傷力非常恐怖,并不應該簡簡單單地歸咎為暴虐之類的詞匯,就像是,太陽會燒光靠近他的東西,但能夠因此就說太陽是邪惡的嗎。只是這種力量太過強大了,靠近他就要承受被傷害的危險。

    就像葉千狐,不僅一次在琴的意識中如此之近的看到過鳳凰之力,也不僅一次因此而受傷,當然,如果他不是在第一次的時候就捕獲了一部分鳳凰之力用來研究的話,也許受傷不會這么頻繁,盡管他后來把那部分還回去的,但顯然還是被有過這樣經歷的鳳凰之力記恨上了。

    當葉千狐進入到這里之后,風暴明顯有了平緩的趨勢,其中一部分粒子凝聚成琴·格蕾的模樣出現在葉千狐身邊,抬手放在他的肩膀上,道:“你看,它們已經不會再攻擊你了。”

    這是一種很簡單的用來檢驗琴對鳳凰之力控制的方式,簡單卻非常有效,鑒于鳳凰之力每次接觸葉千狐的時候都要炸毛的趨勢,現在琴用鳳凰之力凝聚出自己的樣子和葉千狐接觸,卻沒有讓他受傷,算是在證明自己已經可以控制鳳凰之力。

    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    山洞中一直縈繞著暖色的光芒,并不刺眼,提供的光亮和早晨的光芒類似。

    借著這樣的光亮,琴盤腿依靠著巖壁坐著,腿上放著厚厚的一本《夢的解析》在翻閱,好一會之后,沒有抬頭,說道:“我覺得我可以再次做夢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看著山洞外面發呆的葉千狐回過神,轉身看向琴,“為什么這樣覺得?”

    琴合攏腿上的大部頭,說道:“我想,我已經可以應付可能出現的噩夢。你說過,我在噩夢的時候對外界的破壞根源在于我沒辦法控制自己的力量,我想我現在已經可以控制,即便是在夢中。”

    “其實我們這類人的夢境并不一定那么有趣,因為當你的控制力真的可以做到這樣的時候,也就意味著你在夢中非常清醒,確實,在這樣的夢境,我們想要的一切都可以做到,但我們知道這些都是假的。”

    葉千狐說道:“但在我看來,夢境最有趣的地方應當是他的不確定性,源自我們潛意識的映射,讓我們自己都沒有辦法控制,可惜,我們太清醒了。”

    “有辦法解決這個問題嗎?”琴·格蕾抬起腦袋,“我是說,讓自己不是那么清醒。”

    “當然有辦法,自我壓制控制力,適當放縱自己”,葉千狐說道,“但這里有一個問題,因為有足夠強的控制力,我們在夢境中的思想波動不會傷害到外界,可也讓我們的夢境變得無趣。想要回到不受控制的夢境,就要削弱自己的控制。”

    琴·格蕾有些明白他的意思,“然后就會變得不穩定對嗎,關鍵還是在于兩者的平衡,按照你之前說過的一些事情,把握這種平衡,也就意味著對自身的控制足夠強大。”

    葉千狐來到琴身邊,半蹲下身體,讓視線和琴平齊,說道:“就是這樣了,如果你已經有了控制力,我可以對你的精神世界修改一下,讓你想要做夢的時候可以主觀繞開精神世界。”

    “但問題是,你現在真的可以做到嗎?”

    說話間,葉千狐伸手放在琴臉側,食指和中指落在太陽穴位置。

    琴將手掌覆蓋在葉千狐手背,主動配合著他的思維進入自己的意識之中。

    進入琴最深的意識,其實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情,因為在那里,待著一只鳳凰!

    剛剛進入到琴的意識之中,葉千狐便感覺到了那種熾熱感,源自精神層面的熾熱感,如同一團最純粹的火焰,想要把所有的一切統統燃盡。

    一股特殊的風暴在這里肆虐,祖峰風暴的每一個粒子都是比血液更加鮮艷的紅色,而這些,便代表了鳳凰之力在琴意識中的形態,并不是一個鳳凰的形狀。

    鳳凰之力的形態,或者說外在形態,完全是被人為賦予的,鳳凰的形象來自于他人的認知,而當琴在葉千狐幫助下認識到鳳凰之力的本質之中,原本應該以鳳凰的形態展現自身的力量,偏偏在她的意識中失去了這種形態,而是回歸根源的力量本身,然后任意被琴的想法塑造成想要的形態。

    而這種力量殺傷力非常恐怖,并不應該簡簡單單地歸咎為暴虐之類的詞匯,就像是,太陽會燒光靠近他的東西,但能夠因此就說太陽是邪惡的嗎。只是這種力量太過強大了,靠近他就要承受被傷害的危險。

    就像葉千狐,不僅一次在琴的意識中如此之近的看到過鳳凰之力,也不僅一次因此而受傷,當然,如果他不是在第一次的時候就捕獲了一部分鳳凰之力用來研究的話,也許受傷不會這么頻繁,盡管他后來把那部分還回去的,但顯然還是被有過這樣經歷的鳳凰之力記恨上了。

    當葉千狐進入到這里之后,風暴明顯有了平緩的趨勢,其中一部分粒子凝聚成琴·格蕾的模樣出現在葉千狐身邊,抬手放在他的肩膀上,道:“你看,它們已經不會再攻擊你了。”

    這是一種很簡單的用來檢驗琴對鳳凰之力控制的方式,簡單卻非常有效,鑒于鳳凰之力每次接觸葉千狐的時候都要炸毛的趨勢,現在琴用鳳凰之力凝聚出自己的樣子和葉千狐接觸,卻沒有讓他受傷,算是在證明自己已經可以控制鳳凰之力。

    山洞中一直縈繞著暖色的光芒,并不刺眼,提供的光亮和早晨的光芒類似。

    借著這樣的光亮,琴盤腿依靠著巖壁坐著,腿上放著厚厚的一本《夢的解析》在翻閱,好一會之后,沒有抬頭,說道:“我覺得我可以再次做夢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看著山洞外面發呆的葉千狐回過神,轉身看向琴,“為什么這樣覺得?”

    琴合攏腿上的大部頭,說道:“我想,我已經可以應付可能出現的噩夢。你說過,我在噩夢的時候對外界的破壞根源在于我沒辦法控制自己的力量,我想我現在已經可以控制,即便是在夢中。”

    “其實我們這類人的夢境并不一定那么有趣,因為當你的控制力真的可以做到這樣的時候,也就意味著你在夢中非常清醒,確實,在這樣的夢境,我們想要的一切都可以做到,但我們知道這些都是假的。”

    葉千狐說道:“但在我看來,夢境最有趣的地方應當是他的不確定性,源自我們潛意識的映射,讓我們自己都沒有辦法控制,可惜,我們太清醒了。”

    “有辦法解決這個問題嗎?”琴·格蕾抬起腦袋,“我是說,讓自己不是那么清醒。”

    “當然有辦法,自我壓制控制力,適當放縱自己”,葉千狐說道,“但這里有一個問題,因為有足夠強的控制力,我們在夢境中的思想波動不會傷害到外界,可也讓我們的夢境變得無趣。想要回到不受控制的夢境,就要削弱自己的控制。”

    琴·格蕾有些明白他的意思,“然后就會變得不穩定對嗎,關鍵還是在于兩者的平衡,按照你之前說過的一些事情,把握這種平衡,也就意味著對自身的控制足夠強大。”

    葉千狐來到琴身邊,半蹲下身體,讓視線和琴平齊,說道:“就是這樣了,如果你已經有了控制力,我可以對你的精神世界修改一下,讓你想要做夢的時候可以主觀繞開精神世界。”

    “但問題是,你現在真的可以做到嗎?”

    說話間,葉千狐伸手放在琴臉側,食指和中指落在太陽穴位置。

    琴將手掌覆蓋在葉千狐手背,主動配合著他的思維進入自己的意識之中。

    進入琴最深的意識,其實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情,因為在那里,待著一只鳳凰!

    剛剛進入到琴的意識之中,葉千狐便感覺到了那種熾熱感,源自精神層面的熾熱感,如同一團最純粹的火焰,想要把所有的一切統統燃盡。

    一股特殊的風暴在這里肆虐,祖峰風暴的每一個粒子都是比血液更加鮮艷的紅色,而這些,便代表了鳳凰之力在琴意識中的形態,并不是一個鳳凰的形狀。

    鳳凰之力的形態,或者說外在形態,完全是被人為賦予的,鳳凰的形象來自于他人的認知,而當琴在葉千狐幫助下認識到鳳凰之力的本質之中,原本應該以鳳凰的形態展現自身的力量,偏偏在她的意識中失去了這種形態,而是回歸根源的力量本身,然后任意被琴的想法塑造成想要的形態。

    而這種力量殺傷力非常恐怖,并不應該簡簡單單地歸咎為暴虐之類的詞匯,就像是,太陽會燒光靠近他的東西,但能夠因此就說太陽是邪惡的嗎。只是這種力量太過強大了,靠近他就要承受被傷害的危險。

    ( = )
欧洲菠菜网站排名 博湖县| 盐城市| 赞皇县| 湾仔区| 湄潭县| 朝阳市| 岫岩| 安阳县| 如东县| 龙井市| 澄迈县| 塔城市| 河北区| 耒阳市| 沾化县| 郸城县| 庆云县| 海丰县| 赤峰市| 贵溪市| 卢氏县| 金华市| 石家庄市| 岚皋县| 安西县| 剑川县| 祁东县| 皋兰县| 绵竹市| 江口县| 宜君县| 葫芦岛市| 和静县| 抚顺县| 中山市| 湖南省| 桓台县| 德州市| 商丘市| 鹿泉市| 淳安县| 安溪县| 沁源县| 宁德市| 绥滨县| 满城县| 马关县| 高台县| 五家渠市| 临汾市| 东光县| 牡丹江市| 平湖市| 永泰县| 屏东县| 咸阳市| 酒泉市| 吕梁市| 寿阳县| 平远县| 宣威市| 安阳市| 江川县| 宁化县| 和平县| 望都县| 固阳县| 左云县| 车险| 长宁县| 扶余县| 辽宁省| 鞍山市| 阿拉善盟| 南丰县| 乌苏市| 清水河县| 东安县| 西贡区| 垫江县| 杂多县| 库车县| 偏关县| 德兴市| 武宣县| 贵南县| 昭平县| 德庆县| 印江| 肃北| 黄骅市| 犍为县| 玉田县| 方正县| 裕民县| 靖州| 东明县| 穆棱市| 房山区| 鹤山市| 青田县| 荣成市| 砚山县| 清涧县| 界首市| 文登市| 巫山县| 札达县| 东海县| 台北县| 雷州市| 沙田区| 集安市| 鹰潭市| 堆龙德庆县| 河源市| 桑日县| 临高县| 吕梁市| 思茅市| 富阳市| 乐东| 惠安县| 凯里市| 文登市| 习水县| 柘城县| 界首市| 乳源| 慈利县| 涞水县| 资阳市| 龙口市| 怀安县| 砚山县| 双辽市| 辽阳县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