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情閣 > 鬼撒沙 > 208章 因果難寧 2

208章 因果難寧 2

一秒記住【筆♂趣÷樂 www.zhaozhengjun.cn】,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!

    年輕人叫葉永!

    胡國成并不曉得這人的底細,只想著,既然此能使喚這么多人,大小也應該是個人物,北京城臥虎藏龍,這種事兒不稀罕。

    現人為刀俎,我為魚肉,胡國成曉得好漢不吃眼前虧的道理,可是,一個大老爺們被人這么摁在地上,好生沒面子!

    特別是在自己侄子面前丟了面子,這比要了他半條命還難受。

    只是,又怕牽連到袁嶼跟著挨揍遭罪,胡國成哼哼兩聲,擺出張臭臉,卻到底沒有再說話。

    葉永并不想在胡國成身上多花心思,見胡國成橫著一雙驢眼,說:“你老小子不分青紅皂白上我車,凡事兒咱得講道理不是?你要不服,有事兒跟你身后的警察同志說去,今兒我懶得理你!”

    胡國成眼珠子猛的瞪大了,回過頭小聲問了兩句,確定了摁著自己的是警察,不是什么打手,長松了口氣!

    被警察同志摁兩下,這不叫丟份兒!

    可是啊,一聽要帶回去做筆錄,胡國成就軟了,他不想和這些官府的人太過近乎,自己是個什么東西他太清楚不過了,鉆國家經濟空子的蛀蟲!弄不好那是要蹲號子的,萬一自己進去了,胡飛娘倆還怎么活!

    胡國成那張驢臉轉眼就諂媚的笑開了花,嘟嘟囔囔好一陣,又急赤白臉的讓袁嶼從自己口袋里摸出包洋煙。

    可是那包煙還沒等散到警察同志手里,就被那葉永奪了去,叼在嘴里。

    胡國成又急眼了,罵葉永:“你個破落戶注意點身份,要飯的啊什么都搶?老子這是孝敬警察同志的煙!你要飯不要臉啊你?”

    葉永絲毫不以為意,把煙揣進了兜里,笑瞇瞇的說:“不是孝敬給警察同志的嗎,誰抽不一樣?”說完,又沖一旁一個上了些年紀的警察道:“”吳隊,這老小子,你仔細看看,看清楚了,他可不是什么好貨,趁這次機會,把他帶局子里好好問問!”

    后邊那老警察只罵了聲忙你的去,葉永就悻悻的叼著煙走了。

    胡國成聽葉永的話,忽的懵住了,他無論如何沒有想到,這人滿身痞子氣,竟也能是個警察?

    年紀大些的老警察卻松了手,拿手電照在胡國成臉上,看了兩眼,枯瘦的眼皮子里就閃過一抹厭惡,卻再不提讓胡國成回局子里做筆錄的事兒,只問胡國成為何襲警?

    胡國成先報了姓名,說自己帶著侄子看戲,遇了鬼打墻,迷了路等等交代清楚,那老警察臉色更難看了。

    一旁葉永卻驀的頓住步子,回過頭看胡國成,眼角不斷的跳動。

    胡國成見他們不信,從袁嶼身上翻出那張畫,攤開來,上面卻什么也沒有。

    “拿塊破布,蒙誰呢?”說話的卻是又湊過來的葉永。

    胡國成傻了,嘴里啊呀呀的扯著袁嶼說不上來話。

    那葉永卻踩滅了煙頭:“得了,甭擱這編些撞鬼的瞎話了,今兒這事兒就這么著吧,抽了你的煙,小爺跟你的梁子就算結了!今兒我們不是公差,也沒心思管你們二道販子那些破事兒!就你現在倒騰的那些破衣裳爛鞋,和別人一比,連個屁都算不上!”

    胡國成腳底板子有些發軟,張口要辯解。

    那老警察卻瞥了一眼胡國成:“少廢話,你當北京的警察都是吃閑飯的?你這張臉,我認識!”

    胡國成只干笑,越笑心里越是發虛,打定主意,過了今晚,就收拾家當,趁這些人還不知道自己那批貨,徹底離開北京城。

    葉永把頭貼近胡國成,賊眉鼠眼,話里卻滿是鄙夷和挖苦:“怕了?不是我說你,你這人越來越沒出息了啊,剛來北京頭兩年時,你這老小子還倒騰些手表傳呼機什么的電子玩意兒,現在怎么越整越落后了?和你那些倒騰外匯彩電的同行是越來越不能比了!”

    胡國成下意識的東張西望,腦門卻明晃晃的全是汗:“警察同志,先前我先動手是我不對,可你可不能公報私仇,誣陷我啊?”

    葉永撤回了臉,冷笑一聲,意味不明的道:“誣陷?鄭貴那伙人在北京接頭時,就是我和吳隊親自帶人抓的,你以為當初,你老小子躲在暗水溝里我們就看不見你了?就你那些破事兒,要不要現在一件一件給你掰扯掰扯?”

    胡國成背后濕了一片,葉永嘴里說的這人,也就是鄭貴,被抓的時候,那場份額不小的生意里面,有他胡國成一份兒,就是為著這筆生意,胡國成才來的北京,只是后來聽說被抓的鄭貴那些人,都作為投機倒把的典型,判了重刑!胡國成自認僥幸逃過一劫,可膽子從那之后卻涼了一半兒,只敢畏畏縮縮的倒騰起些服裝,只是掙得少了,胡國成又不滿足,總想著再做票大的,最后打上了大哥大的注意。

    可是,現在被這葉永提起鄭貴那伙人,胡國成脊梁骨都在發毛,他第一次覺得,自己就像被早已曝光的老鼠在大街上竄來竄去,還愚蠢的自以為神不知鬼不覺。

    胡國成清楚,投機倒把罪這個東西,定義很不明確,輕重全靠官府一張嘴,進去了,自己就做不了主了!

    胡國成使勁吞了口煙,舌頭已經有些打結:“老子說了不認識就不認識!”

    葉永笑了,拍拍胡國成的肩膀,胡國成卻打了個哆嗦。

    葉永輕嘿了聲,小聲道:“你愛承認不承認,抓那些人的時候,就你的檔案老子記得清清楚楚!知道為什么沒抓你不?有人把你保下來了!上面給了死命令,只要你不干殺人害命的勾當,誰也沒權限動你!我和吳隊對你的身份想了無數種可能,可是啊,把你的檔案研究爛了,也找不出一絲一毫的線索來印證我們的猜想!嘿,今兒個碰巧遇見了,你這老小子吧,除了混了吧唧,就的的確確是一俗人兒,我還還真看不出來你哪兒特殊,能夠讓上級指名道姓的給你搞特權!我們做警察的,最恨的,就是你這種搞特權的!”

    葉永越說,火氣越大,卻被一旁的老警察喝住了口!

    葉永朝胡國成唾了口唾沫,不說話了。

    胡國成腦子里嗡嗡的響,卻又覺得莫名其妙,他很清楚,自己哪來的什么特權,祖宗八輩算下來就沒一個不是在地里刨食兒的。

    胡國成想不通,可是又覺得虛榮心在這一瞬間得到極大得滿足,這些做警察的恨不恨他,他現在不在乎,他在乎的是特權那兩個字。

    老警察是個好警察,這一點,胡國成可以確定!

    老警察刀子一樣的眸子,恨不得吃了胡國成,可上來說話,卻仍是客氣:“你等一會兒吧,回去的時候,順路送你回去!”

    胡國成不敢有意見,只扯著笑臉套近乎。

    另一邊,葉永忽然破口大罵:“小兔崽子,你給我住手!”

    袁嶼茫然的從墓坑邊的黃土中抽回了手,擦干凈了手上的濕泥,滿臉無辜!

    葉永似乎很生氣,一張臉在月色下格外的猙獰,罵完袁嶼,葉永又扯過胡國成:“管好你侄子,再碰老子祖墳,我不介意跟小孩兒動手!”

    胡國成這次倒沒說什么,祖墳這東西意味著什么,胡國成很明白,就好比自家祖墳,也絕對是不讓外人輕易染指的。

    胡國成便喊:“小嶼,過來老實呆著!”

    葉永忽的回過頭,問胡國成:“這小子叫什么來著?”

    胡國成答:“袁嶼!”

    葉永眉頭忽的跳了跳,他記得當初出警抓人時,關于保釋胡國成的機密文件里,保釋理由只有六個字:袁嶼同村叔伯。

    頒發那份機密文件的人,葉永認識!那是葉永曾發誓感激一輩子的人,六年前,沒有那個叫宋城的人,葉永或許已經死了,還會死的很窩囊,沒有那個叫宋城的人,葉永這輩子也不會如此體面的做上警察!

    ( = )
欧洲菠菜网站排名 新竹市| 宿迁市| 绿春县| 乌拉特前旗| 宕昌县| 深水埗区| 扎鲁特旗| 和龙市| 井陉县| 南城县| 大姚县| 磴口县| 涡阳县| 土默特右旗| 靖边县| 自治县| 雷州市| 广昌县| 大港区| 罗甸县| 资溪县| 股票| 探索| 张北县| 水城县| 弥勒县| 高唐县| 民丰县| 贵阳市| 旌德县| 通州市| 禄丰县| 永福县| 枝江市| 弥勒县| 滕州市| 青岛市| 皮山县| 深州市| 嘉祥县| 阳城县| 凤城市| 郸城县| 望奎县| 桐柏县| 津南区| 凤冈县| 塔河县| 洛川县| 安阳市| 郧西县| 军事| 永和县| 遵义县| 府谷县| 阿合奇县| 左贡县| 新昌县| 遂川县| 安康市| 雷波县| 胶州市| 广丰县| 漠河县| 三河市| 长葛市| 陈巴尔虎旗| 渝中区| 桦甸市| 东兴市| 宁城县| 浦北县| 宝兴县| 淮北市| 恩施市| 宾川县| 天津市| 驻马店市| 嘉祥县| 阳泉市| 库伦旗| 江孜县| 安图县| 尼玛县| 兴义市| 青海省| 永善县| 郓城县| 宜丰县| 祁阳县| 桐城市| 宁蒗| 明光市| 黄浦区| 福州市| 镇康县| 龙口市| 宜君县| 芜湖市| 镇坪县| 越西县| 论坛| 郎溪县| 习水县| 瑞安市| 酒泉市| 乌拉特前旗| 平谷区| 故城县| 温泉县| 平乡县| 瑞昌市| 揭西县| 宁强县| 阿拉尔市| 区。| 襄城县| 麻栗坡县| 汉川市| 肥西县| 静宁县| 扶沟县| 元阳县| 上饶市| 波密县| 林口县| 西峡县| 榆树市| 深水埗区| 山东省| 延安市| 隆回县| 韩城市| 安国市| 滨州市| 方城县| 靖西县|